d2pt官网下载

“放肆!”

眼看着群情激奋,跟在马车后面的那队侍卫终于赶到,厉声喝止。

紧接着,是佩刀“唰唰”拔出的声音。

百姓们受惊,却更加激愤。

“威胁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有什么用啊?”

“就是,皇室怎么了,皇室就可以仗势欺人了吗!”

侍卫长气结:“们……当真是不怕死!”

“好了!把刀收起来!”

眼前情况愈演愈烈,慕容泽黑着脸打断。

侍卫长应收刀,退到一旁。

他看了眼面前的玄衣男人,又把目光转到顾清欢身上,半晌,才道:“算狠!”

“王爷慢走。”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顾清欢丝毫不怕,悠悠的向他福了一礼。

慕容泽咬牙。

可眼下已经不是纠结的时候。

他带着灵素离开。

顾清欢转过身,对玄衣男人盈盈一拜。

“多谢大叔救命之恩。”

对方一僵。

大叔……

他已经这么老了吗?

再看这个小姑娘,左右不过豆蔻的年纪,可刚刚下手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倒是有趣得很。

“没想到小姑娘年纪轻轻,却生了颗狠戾的心。”他揶揄。

言下之意是知道其中还有猫腻。

顾清欢道:“有人想害我性命,我不反击,难道坐以待毙吗?”

她没嫌那两巴掌打下去手疼,已经算是仁慈。

玄衣男人摇头。

“这世间女子的争斗从来没有过休止,小姑娘好自为之吧。”

说罢,也不告辞,自径离去。

极尽疏狂。

顾清欢无所谓的耸耸肩。

她固然感谢美大叔救命之恩,可对于他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贬得一文不值的态度,也懒得待见。

这人从骨子里透着股狂傲,不好相与。

热闹看完了,周围的百姓渐渐散去。

顾清欢也转身离开。

待那抹纤细的身影消失,某个酒楼的窗子后面才传出声感叹。

“没想到顾小姐这么厉害,根本不需要咱们出手,她自己就把事情解决了。”长风感叹。

他的狗腿无处表现,很是失望。

萧漠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长风便看向不远处悠悠然的那位尊神。

“相爷,属下还有件事不明。顾小姐明明有办法解决对手,为何之前还三番两次的让她站了上风?”

不仅如此,还让她占尽了慕容泽的宠爱,享不尽的富贵荣华。

可看今天顾清欢的手段,只要她想,根本不可能让灵素逍遥这么久。

黎夜换了本折子,眉间淡然。

“从一楼跳下去痛,还是十楼跳下去痛?”

“回相爷,属下轻功很好,几楼摔下去都不会痛。”长风答得很认真。

某尊神正在批折子的手一顿,难得抬眼。

萧漠只能无声感叹。

相爷变了。

若是以前,他决不可能回答长风这么愚蠢的问题。

可见他如今真是把顾小姐放在了心尖上,所有关于她的种种,都拿出了十二万的耐心。

长风也变了。

变得比以前更蠢了。

萧漠不忍同僚被自己蠢死,只能开口转移话题:“爷,刚刚出手救人那位,恐怕是……”

“算着日子,也该到了。”

“他不跟着大队,反而布衣潜入帝京,怕是要有所堤防。”

黎夜挑眉,“防得住?”

萧漠不说话了。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寂静,没人再敢打扰这位尊神。

不知过了多久,萧漠再抬头的时候,那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真是一刻都等不及。

若不是街上人多,他怕那时就跳下去把顾清欢拎上来。

那尊大神刚走,长风就再也憋不住,颠颠的追着问:“那人是谁?要防什么?为何防不住?”

萧漠本来不想理,后来被他问得烦了,冷冷道:“我若是,不懂就会闭嘴,免得说些胡话来丢人现眼。”

说完,竟也是走了。

“嘁,卖什么关子。要走便走,走之前还把人洗涮一遍,是个什么意思?有没有教养?”长风兀自在生着闷气。

他觉得自己诉苦无门。

……

顾清欢回了顾府。

她脚程慢,进门就看到自家香闺的软塌上躺了只大灰狼!

大惊之下,连忙把门栓上。

“最近不是很忙吗?”

刚刚的好心情瞬间烟消雨散。

黎夜不理会她的挣扎,将她拉进怀里,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

“再忙也不能冷落了夫人。”

说这话的时候,他大概已经忘了之前那些“提前支取”的额度。

见他不老实,顾清欢忙将他按住。

那手正好按在她腰上,纤细绵软,不盈一握。

“我只当是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今日一见,倒是小瞧了。”他心情大好,直接将她抱住。

顾清欢听他也是来说教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这种心思毒辣的女人,若看不惯,大可离我远些。”

她使劲推他,可身后那人却像是一座山,纹丝不动。

待她没力气了,才重新将其抱紧怀里,笑道:“我的阿欢这么好,高兴都来不及,怎会嫌弃?”

“都说我手段狠辣,竟道好?”

“自然是好。”

“那若是我杀人放火呢,不觉得过分?”

“当然不过分。”

“……是不是有病?”顾清欢翻了个白眼。

她觉得这人的三观已经碎了。

黎夜却笑道:“只记住一点,有人欺,只管打,若不够,就叫人跟一起打。打穿了这天,我帮兜着。”

他心情不错。

他的阿欢不是任人搓圆捏扁的软包,她有自己的想法,亦有自己的手段。

这没什么不好。

人欺一尺,当场还回去,图的是一口爽快。

可顾清欢不一样。

这小鬼看起来柔弱,其实肚子里的黑水又多又毒,有人想打她的主意,只怕最后要落得个万劫不复。

“我才不会听信这些花言巧语。”顾清欢撇过头。

这个男人嘴里永远没有真话。

她绝不上他的当。

黎夜无奈,只能换个话题。

“其实她落到这般田地,早该身死,可有慕容泽护着,恐怕不会有事。”

皇室再怎么没落,保护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还是绰绰有余。

“那很好啊,我们那儿有句话,叫做若安好便是晴天。”顾清欢抬眸,笑意盈盈。

“们……那儿?”

Copyright © 2021. Powered by WordPress & Romangie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