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污下载app污

“你真的有证据?”齐诚帝面带疑惑,表情镇定,只能从他微微缩小的瞳孔里看出他的紧张心情。

不过他周围的人哪里敢直视他的双眼,大家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锦衣卫新督主躬身道:“没有证据,臣下哪里敢在圣上面前说这种话?”顿了顿,他往御书房里溜了一眼,“圣上……”

齐诚帝会意,挥了挥手,让屋里的太监宫女们出去候着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那锦衣卫新督主才上前小声道:“圣上,臣下将大皇子榕亲王从小到大服侍他的嬷嬷和侍女都找到了,仔细问了每一个人关于大皇子的生活习性和身子状况,然后,臣下出动锦衣卫里最得力的女蛇去了栋亲王府,让她留神查看榕亲王。”

“哦?真的有问题吗?”齐诚帝往前微微倾了身子,目光闪烁着问道,“如果他是假的,怎么会这么轻易让你的人靠近?”

锦衣卫新督主笑了笑,道:“圣上,这可不容易。我们不知费了多少劲儿,才成功了一次。不过,就那一次,也足够证实他不是榕亲王。”

“如何证实?”

“首先,榕亲王小时候出过痘诊,他的后背上有一小块痘疤。其次,当年他跟人好勇斗狠,被人踢伤胫骨,但是他好强,不肯让别人知道。还有,他早年练功岔气,伤了肺腑。”那锦衣卫督主侃侃而谈,“别的事情,对方也许能查到,可以做假,比如榕亲王身上的胎记,就做得一模一样。但是臣下刚才说的那些事情,确实绝对隐秘,如果不是特别熟悉他的人,根本不会知晓。而且这些事情,就算是熟悉榕亲王的人,也不是一个人能知道的。我们分别盘问了不少人,费了不少功夫,才最后找出三个关键所在。”

齐诚帝的身子更加靠前,他殷切问道:“然后呢?你的女蛇看见没有?”

“她去看了,这些印记,这个假的榕亲王身上,一样都没有!”锦衣卫新督主摇了摇手指,志得意满的说道。

齐诚帝猛地往后一靠,坐回到龙椅上,满脸笑容,连连点头:“好好好!朕果然没有看错你!既然这样,你今天好好看着栋亲王府,明日朕宣他上朝,你当众揭穿他!”

性感唯美风

锦衣卫新督主见皇帝高兴,他也心花怒放。

他算是齐诚帝一手提拔的,但是他没有夏凡的本事,位置没有夏凡稳妥,所以他急需做出一些事,立下一些功劳,才能让齐诚帝信服,并且真正用他。

这一次有关榕亲王真假的问题,这位新督主真是卯足了劲儿盘查,甚至把当年夏凡留下的看家本事都拿出来了。

“圣上,当众揭穿他,只是第一步。最关键的,您想不想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想达到什么目的?”锦衣卫新督主满脸谄笑,从袖袋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四四方方的小匣子,打开匣子,里面露出一个如同蜂窝一样层层叠叠堆积起来的小铁球,“这,叫做测谎仪,是老督主留下的看家本事,据说只能用两次。我们锦衣卫成立这么多年,也只在三十多年前给刘大将军的心腹侍卫用过一次,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

齐诚帝的瞳孔这时猛地缩成一条线,比先前还要紧张,但很快,他的眉目舒展开,目光被那锦衣卫新督主手上的药丸吸引,“什么叫测谎仪?”

“……就是用它搭在脉搏上,人如果说谎,这东西就会发出红光,并且尖叫。逼得人只能说真话。不管谁问他,他都会说,哪怕问他在床上玩什么姿势,他都能当他娘老子的面说出来!”锦衣卫新督主一激动,荤话就冒出来了,说完才发现失言了,额头上立刻冷汗淋漓,战战兢兢地道:“圣……圣上,臣下……臣下失礼了,请圣上责罚!”

“没事没事!男子汉大丈夫说句粗话怎么了!不过这东西,真的这么管用吗?”齐诚帝惊讶地看着那个小小的铁坨,“也太小了吧?”

“臣下没有亲自用过,但是听当年给刘大将军的心腹侍卫用药的同僚说起过,这东西厉害得不得了。先前他们无论怎样拷打折磨,差一点把这人的皮都揭了,那人却一言不发,不肯说一个字。后来万般无奈,只想死马当做活马医,老督主就用了这个东西,结果啊……啧啧……”锦衣卫新督主想起那位同僚的话,却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他想,这样厉害的东西,也不知老督主是从哪里弄来的。幸亏只有一个,也幸亏这个东西落在自己手里,不然的话,这天下非大乱不可!

谁没点儿见不得人的秘密呢?

他们这种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人,秘密就更多了。

他们当初就是靠着这测谎仪,撬开了刘大将军心腹侍卫的嘴,弄到了刘大将军暗中行走的路线,才得以将他暗杀……

“既然这样厉害,为何不多做几个?就这一个,连试都不能试,万一要是没用怎么办?”齐诚帝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贪婪。

身为帝王,疑心病简直是职业病。

他信不过任何人。

如果他手里有很多这种测谎仪,他就不用成天揣摩别人的心思,更不用担心底下人会阳奉阴违了……

“圣上,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做的,我们谁都不知道。老督主曾经说过,就连盛家复出,也弄不清这测谎仪是怎么做的。”锦衣卫新督主摇摇头,“不然以我们老督主的脾气,怎么会不多做一些呢?——非不想也,实不能也。”

而且这东西太复杂了,曾经有能干的匠人想试试拆开再装回去,但是找了很久,都找不出开口在哪里,又担心弄坏了得不偿失,最后只好作罢。

齐诚帝盯着锦衣卫新督主手里的东西,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真可惜,如果能多用几次就好了……

……

华灯初上,盈袖坐在北齐京城的一座小楼窗前,一边梳头,一边看着远处的云阁出神。

小楼外面是一个圆圆的湖泊,湖边种着很多的树,小楼盘踞在树荫下,甚是安静。

一轮明月悬在天幕上,洒下万千银辉,湖泊里也有一个圆圆的月亮,和夜空中的圆月交相辉映。

谢东篱走了进来,坐到她身后,从背后拥住她 ,让她靠在他怀里,“在看什么?月亮还是云阁?”

盈袖回头,谢东篱正好俯身,两人情不自禁吻在一起。

都没有张开嘴,只是唇和唇的碰触,感受着对方温热的呼吸,心里有一定酥麻,但又是清醒的,这份清醒,将那一点点酥麻顿时放大了无数倍。

很多时候,都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良久,两人才分开。

盈袖问他:“刚才谁来了?”

“……齐言栋。”谢东篱轻声道,“明天他们就要动手。”

盈袖现在已经知道,谢东篱真正要扶植的,是四皇子栋亲王齐言栋,这个傀儡人齐言榕只是个幌子罢了。

“这么快?”盈袖眉梢动了动,用手揉了揉额头,“看来北齐的锦衣卫确实名不虚传啊……”

在盈袖看来,这个大皇子跟以前她见过的那个大皇子就是一模一样的人,怎么还能被人认出来?

谢东篱低低地笑,笑声在胸腔震动,十分醇厚诱人,“……说实话,他们过了这么久才找出证据,我倒是有些失望。”

“哦?”盈袖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觉得太慢了?难道说,你早就准备让他们知道这个人是假的?”

“当然。”谢东篱伸长胳膊,让盈袖背靠在他怀里偎依,晚风从窗子里吹进来,有些凉,于是两人靠得更紧,互相温暖对方,“这个傀儡人,只是外貌看上去差不多,其实跟真正的齐言榕,差距还是蛮大的。当年我也只见过齐言榕几面,对他的人并不了解,后来凭记忆做出来的这个傀儡人,也只能外形差不多,他身上很多内在的体征,我完全不知道,也没有费功夫去做得一模一样。”

“为什么?”盈袖好奇,“既然没有能做得一模一样,为什么又要放出来呢?我记得你说过这傀儡人需要一种晶石,非常难得,你手中的晶石也只够做一个这样的傀儡人。”

“是啊……”谢东篱深深吁一口气,将盈袖身上那股清微又怡人的淡香吸入怀里,再慢慢吐出来,就跟她整个人在他心上萦绕了一圈一样,“所以好东西要用在刀刃上。这个傀儡人能颠覆一个皇帝,成就一个皇帝,又控制一个皇帝,已经够本了。”

盈袖微微一笑,不再问了,拉着谢东篱的手摩挲,“天晚了,咱们去歇息吧。”

谢东篱点点头,对盈袖道:“明天的场景恐怕不太好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就在这里等消息,好吗?”

盈袖偏头看着他,“什么不好看的场景?你以为两年前北齐兵临城下的时候,我看见的惨景还少吗?”

她也算是经历过战争的人,不是一般的娇弱女子了。

“……那不一样。”谢东篱想了想,还是没舍得让盈袖去亲眼目睹那样的场景,“听话,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盈袖深深看了谢东篱一眼,点了点头,“好,我不去。但是我不去,不是因为我害怕看见那些场景,而是我听你的话。”

“知道,乖。”谢东篱抚了抚她的头,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说道。

盈袖噗嗤一笑,将谢东篱的手拨开,“师父,当初你哄我哄得可是好熟练呢……也不知道师父是不是经验十足啊?”

谢东篱窒了窒,笑道:“你这个徒弟太顽皮,一个顶十个,你说我是不是经验十足?”都是在她身上练出来的。

两人携手入了床帐,一夜无话。

第二天盈袖醒来的时候,谢东篱已经不在房里了。

盈袖既然答应了他,就没有跟着出去乱跑,而是自己吃完早饭,就拿了本书在窗前坐着,一边看书,一边想心事。

此时北齐皇宫的金銮殿上,朝臣济济一堂,都在恭喜大皇子齐言榕回到北齐。

齐诚帝坐在丹墀之上的宝座上,含笑看着大殿内的情景。

丹墀下方的青铜仙鹤香炉里,龙涎香的味道丝丝缕缕飘了出来,让人心旷神怡。

就在大家都打完招呼之后,锦衣卫新督主出列,对齐诚帝道:“启禀陛下,臣有一事不明,想请问榕亲王。”

齐诚帝笑着点头,“爱卿去问吧。”顿了顿,又道:“到底是朕的大哥,你可要给朕留几分脸面。”

锦衣卫新督主躬身应是,然后走了过来,对齐言榕拱手道:“榕亲王,好久不见,在下还要多谢榕亲王当年出手相助,才有在下如今的运气。”

原来齐言榕还救过这位锦衣卫新督主?!

金銮殿上的朝臣十分惊讶,忍不住交头接耳。

齐言榕像是怔了一下,然后背着手,看着锦衣卫新督主摇了摇头,“这位是……?过了很多年了,本王已经不记得当年的事了。”

“哦?那您记不记得,先帝曾经在您十五岁的时候,亲手将一个东西交给您保存呢?”锦衣卫新督主咄咄逼人地问道。

齐言榕这下子沉默下来,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这锦衣卫新督主。

“说不出来了?那我再问,您的第一个孩儿,可是多大的时候夭折的?您小时候曾经养过一只猫,这只猫后来怎样了?您是为了什么事,纳了那位给您生了唯一一个儿子的宠妾的?”锦衣卫新督主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都是那些虽然年代久远,但是只要经历过,就一定不会忘的问题。

可是齐言榕要不一言不发,要不就说不记得了,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尴尬,就连那些最不在乎的朝臣也看出了不对劲。

只有四皇子齐言栋冷汗淋漓地跑过来,对锦衣卫新督主道:“督主大人,您这是做什么?审犯人吗?我大哥刚刚回来,这些年吃了那么多苦,不记得当年的事,有什么奇怪?!”

“栋亲王,您的心情,臣下能够理解。毕竟这个人,是唯一能洗清您嫌疑的人,就算他是假的,您也愿意指鹿为马,说他是真的,对不对?!”锦衣卫新督主冷笑说道。

齐言栋被噎得满脸通红,指着那锦衣卫新督主“你你你……”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只好一拂袖,怒道:“那你审吧!我可警告你,他是我亲大哥!如果你逼他逼出个三长两短,我必不会放过你!”

锦衣卫新督主哼了一声,转头又看着定定站在那里的齐言榕,道:“大皇子,臣下还有些事不明白。还请您好生分说分说。”

“你问吧。我知道的,自然会说,不知道的,你打死我也没有用。”齐言榕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就这一丝慌乱,让锦衣卫新督主心神大定,他笑着又问:“榕亲王小时候出过痘诊,您后背上有一小块痘疤,请问那痘疤还在吗?还有,当年您与人好勇斗狠,被人踢伤胫骨,但是您没有对人说,因此伤养得不好,胫骨上的伤一直没有愈合,请问,您下雨天的时候,胫骨会酸痛吗?最后,您早年练功岔气,伤了肺腑。您现在,能让太医诊治一下,看看您的肺腑之伤还在吗?”

齐言榕的面容一下子失去血色,他怔怔地看着锦衣卫新督主,半晌才咬牙切齿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不是怀疑本王是假的?!”

“臣下不敢!”锦衣卫新督主装模作样在齐言榕面前鞠了一躬,“不过,我们锦衣卫有老督主留下来的测谎仪,您能让臣下给您用一下这测谎仪,只要这测谎仪说您没有撒谎,臣下就信您是真的!”

“什么是测谎仪?”有人听了好奇,问了出来。

锦衣卫新督主就又解释了一遍,比如说如果说的是谎言,这测谎仪就会发出红光和尖叫声云云。

齐言榕看了他一会儿,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锦衣卫新督主大喜,忙将那测谎仪拿了出来,正要递上去,齐言榕却往旁边一绕,指着丹墀宝座上坐着的齐诚帝,道:“用这个东西可以,但是,我不要你给我用,我要他……给我用。”

“放肆!”齐诚帝身边的大太监忙怒吼,“你怎么敢这样对圣上说话?”

“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把我手脚都绑起来。”齐言榕摊开手,“但我是先帝之子,跟圣上都是父皇的儿子,就算要证明我的身份,也只有圣上有资格。再说,这不就是圣上您希望的吗?”

齐诚帝沉着脸看着齐言榕,在心里盘算。

齐言栋忙道:“要不我来试试吧?我来用测谎仪给大哥用。不过,这个东西怎么用啊?”齐言栋跑了过来,追着锦衣卫新督主要看那测谎仪。

锦衣卫新督主不许齐言栋碰,但是看见齐言榕不肯让他近身,大庭广众之下,他又不能硬是贴上去,就道:“那好,微臣得罪了。来人,将榕亲王绑起来。”

很快几个锦衣卫上前,拿浸了水的牛筋将齐言榕绑得牢牢地。

齐诚帝还是不敢去,他试探着道:“大哥,我让大总管来试一试,行不行呢?朕不是不信你,只是为了确认皇家血脉而已……”

齐言榕看了看他,闭了闭眼,退了一步:“那好吧,就劳烦大总管了。”

齐诚帝的心腹大太监就走下丹墀,来到齐言榕面前。

“大总管,您的拇指按在这里。”锦衣卫新督主一步步教齐诚帝的心腹大太监用这个测谎仪。

很快,那铁坨上闪起一道红光,然后黯了下去。

那大总管太监一手按下去,很快递到齐言榕的脉搏前,紧紧贴上去。

“现在问话。”锦衣卫新督主站在大总管身边身边,问齐言榕道:“你说,到底是谁派你来假扮榕亲王的?”

齐言榕的脸上露出一丝傲慢,他摇了摇头,“没有人派我。当年我失足掉下山崖,撞到脑袋,失去记忆,后来又在农户家里养伤。伤好后,又过了很多年,才恢复记忆,回到北齐。”

大总管一怔,低头看那测谎仪,没有变化。——难道他说得是真的。

锦衣卫新督主也一愣,他也低头看了看那测谎仪,见毫无动静,又问道:“你的真名叫什么?在哪里长大?”

“我的真名……”齐言榕说了一句话,顿了顿,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他低下头,看见那紧紧贴在他手腕上的东西开始发热,然后发出一闪一闪的红光,再然后,开始发出尖利的叫声。

“啊——!”大总管吓了一跳,忙把手一松,往后跳开。

可是他就算松了手,那测谎仪还是牢牢黏在齐言榕的手腕上,就跟长在他手上一样!

齐言榕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满头大汗,盯着上首丹墀宝座上的齐诚帝,一字一句地道:“八弟,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话音刚落,只听“轰”地一声爆响,就跟十几万根爆竹同时爆炸,又像是满天的烟火一刹那点亮了天际。

众人只看见面前红光一闪,然后血色铺天盖地而来,将齐言榕对面的太监大总管和锦衣卫新督主喷得满头满脸都是血红的渣滓!

而刚才还在他们面前站着的齐言榕,已经完全消失了,变成了碎片,连一块稍微完整的皮肉都找不到了。

只见大殿的柱子、地砖、帐幔、还有不远处的丹墀宝座,青铜仙鹤香炉上面都覆满了深深浅浅的血色碎片,像是星星点点的肉末,又像是烤焦了的胶条的味道,难闻至极。

金銮殿里顿时响起一阵哭爹喊娘的大叫声,朝臣们奔涌着要离开这间地狱般的宫殿。

而被齐言榕的“血肉”布满全身的太监大总管和锦衣卫新督主则只来得及翻了个白眼,就被吓得晕了过去。

只有坐在丹墀宝座上的齐诚帝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看着他这座几乎变成了血肉地狱的金銮殿,心里只浮起一个念头:狠!真是太狠了!

※※※※※※※※※※※※※※※※※※※※

这一更有六千字了!量大又足哦!!!二月份月初求保底月票了!!!

还有!!!

下午俺尽量加更!!!O(∩_∩)O~。

么么哒!!!(。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阅读。)

Copyright © 2021. Powered by WordPress & Romangie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