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豹记录世界记你官网

   ,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

   “姜度筒子,请注意了,问的是我个人私事,得保密。”

   果不其然,墓铃又给了我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回应。

   我气哼哼的闭嘴不言,心中在咒骂它是个混账。

   “引起别人好奇心了却不肯填满,真是太没品了!”

   意识交流之中,我和墓铃愈发的熟悉起来,就像是认识了多年的老友。

   外界,阴山阁老祖们用了半天时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底是联手封印了三角银光空间通道出口。

   阴山阁高手于血战中陨落了一小半,将入侵的那些人头兽完消灭了。

   六眼女脸大怪死在五尊通天境长老的围攻之下,但死前愣是拉着两名通天长老陪葬,它的战力太恐怖了!

   夜幕笼罩了整个阴山,除非彻底驱逐掉异度世界的能量,不然,这地方别想重见天日。

   拓跋乐下令阴山阁上下打扫战场、清点伤亡,真的是损失惨重!

   有关人头兽的事被下了封口令,谁都不敢外传。

   清纯mm董诗文

   新任阁主拓跋乐传令,因环境巨变,阴山改称夜山,阴山阁顺势改名为‘夜山阁’。尸魂院和荡魔院犯下大罪,被永久驱逐出夜山阁,代表这两个院子权威的‘藏经高塔’被夷为平地,弟子们被分到其他五院之中,传承秘籍被宗门回收,以后,夜山阁只保留五院!

   至于原来的老阁主?

   对外说是他道心震动、闭死关修炼去了。

   阁主之位顺理成章的传承到拓跋乐身上,以后,方外同道可称他为‘夜山阁主’!

   消息传开,引的方外大震动!

   …………

   翌日,宋帝王和都市王提出告辞。

   夜山阁主率领一众高人,送两尊大佬出夜山。

   阴山阁之称从世上消失了。

   因何阴山阁七院变成了夜山阁五院?外界议论纷纷、众说纷纭,但谁都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内中隐秘只有当事人们才知晓。

   随着时间流逝,此事必然会成为方外的不解悬谜之一。

   夜山阁实力下降太多了,正道排位下降是不可避免的,千相道庭躺赢。

   世间事总是这么的不可思议,回想不久前,为了正道魁首之位千相掌教拼的几乎断了气,也没能得偿心愿,再看看今日不劳而获的将唯吾独尊地位收获在手,这一对比,真是,啧啧,让人说不出话来。

   方外势力格局大变动,但我最关心的还是自家命运。

   宋帝王和都市王离开夜山之后,遁飞出去老远,在深山老林之中降落,然后都市王挥手间打开了鬼门关,那是个拱形黑门,看着就让人害怕,漆黑雾气弥漫。

   鬼门关打开了,两位大佬只是一闪,就已经入内了。

   身后是门扇关闭的动静,此刻起,我们被动着去往地府。

   墓铃一点动静都没有,深恐达到目的之前被人家给察觉到,我也紧张的不得了。

   阎君令牌极端恐怖,入了鬼门关之后,禁锢之力更是大增,因为,这可就是阎君们的主场了,环境不同实力都不一样的。

   我们八瞳之间都很难进行心念连接通话了,因为需要抗衡禁锢之力。

   我眼角余光扫了王狂彪(大千金手办器灵)一眼,这厮一点魂力波动都没有,就静静的躺在二千金身旁,但一定还没有崩溃。

   王狂彪转变成的器灵和人类阴魂区别不大,若果真的完蛋了,那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既然它还保持着无眼手办大千金的模样,就说明还能维持住,静默许是一种自我保护手法,等到未来修补完时,王狂彪就会再度活过来!

   嘴巴被无形力量镇住,我没法说话了,只能凭着眼神传达简单意思,比如,我努力扭头看向宁鱼茹,释放一道‘还好吗’的眼神。

   宁鱼茹趴在那里,就像是背上压着万斤闸门,根本就移动不了,唯一可动的就是脖颈,她努力转头看我,眼神回应:“没事,还撑得住。”然后,眼神询问:“我们怎么办?”

   我眨动几下眼睛,意思是:“别急,我有办法,们等待就是,定能逃出去。”

   宁鱼茹眼睛就是一亮,她没有想到落到这等境界中,我还有办法逃脱?

   但副瞳们都知道我向来不说大话和谎话,既然我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胸有成竹的。

   宁鱼茹转看另一个方向,那边趴着的是瞳七……。

   就这样,副瞳们都收到了我的示意,慌乱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虽然他们不晓得我有什么脱身之策,但这么多年的默契不是白给的,大家伙都选择相信于我。

   我收回眼神和心力,专注于外界环境。

   幸好阎君令牌只是半封闭的状态,我们的感知可以透出令牌观察到外头。

   我估摸着宋帝王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增加我们的心理压力,无形中告诉我们,已经被羁押到地府阴曹之中了,都收拢些心思,别做无用功了。

   可惜,他们不晓得墓铃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墓铃施展了超级幻术,所以直到目前,两尊阎君也没能看到我等副瞳的真容。

   我的感知将沿途的景象反馈回来,心头一震再震。

   两阎君在一条墨黑大道上疾驰,并非飞行,而是施展轻身术的奔行,这说明此地禁飞,即便以阎君之尊也不能随意飞行,我估摸着,要是飞到半空去也许会有危险。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黄泉路吗?”

   我暗暗猜测。

   不知道奔行了多久?路两边出现火红颜色的花朵,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都是代表死亡的曼珠沙华。

   花连成了片,铺满大地,而墨黑之路在红花中直通远处的一座拱桥,我心头恍然,那是奈何桥。

   两尊阎罗放缓步伐,接近奈何桥了,他俩反而不急,还有心情闲聊了,阎君都这么闲的吗?

   宋帝王语调深沉的说:“八殿老弟,这趟夜山之行真是出乎预料,那夺舍了血月阁主的家伙究竟是何方来历?本王观其手段,好像是……?”

   “传说中的上古道法!”都市王接口。

   宋帝王身躯就是一震。

   “吾等所掌控的诸多平行世界中,不该出现上古道法才是,难道……?”

   宋帝王阴晴不定起来。

Copyright ©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Romangie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