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库年龄确认自动跳转

   【 .】,精彩免费!

   “在玩文字游戏?”项尚聿坐在了床边上。

   “那些人想要我难堪,我为什么要难堪给他们看?我不仅要成功缓解,我还要给他们找难堪,应该给他们找了吧?”穆婉确定道,眼中带着晶亮的光。

   “所以,把我当做棋子了。”项尚聿幽幽地说道。

   “我以为,我们现在坐在同一条船上,被一起攻击,与其说是棋子,不如说是战友。”

   “我不需要成为我的战友,只要待在我身后就可以了,一个月后,我和傅鑫优宣布结束关系,我们在一起。”项尚聿强势到。

   “项尚聿,喜欢我吗?”穆婉直白地问道。

   “的性格并不讨喜。”项尚聿回复道,回避了穆婉的眼神,站了起来,“洗洗脸准备下吧,宾客也会到了,一会应该会来这边祝贺,我先走了。”

   穆婉迷惘地看着他的背影。“我的性格不讨喜,干嘛要和我在一起?”

   项尚聿停下脚步,睨向她。“以为我的性格就讨喜了?相互折磨,就不要连累别人了?”

   穆婉:“……”

   项尚聿出去了,她又发了一会呆,直到敲门声响起。

   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

   “谁啊?”穆婉问道。

   她能判断的是,外面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项尚聿。

   项尚聿进她房间从来都是直来直往的,从不敲门。

   “夫人,我是安琪,有客人来了。”安琪说道。

   “我知道了,一会就下来。”穆婉说道,起身,简单地洗漱了下,出门。

   来的人是项波煜一家,浩浩荡荡的,十几口人。

   项波煜是项老爷子的哥哥吗,项家的旁支,也是支持项尚聿的那支。

   “恭喜婉婉,成了安宁夫人,我们项家一百年来都没有出过夫人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项波煜说着,送上红色的礼品盒。

   “谢谢大爷爷。”

   “不谢,那我们先去向阳那里了,晚点再联系。”项波煜拍了拍穆婉的肩膀。

   穆婉看着他携着一家老小离开。

   “他们和的感情好像不怎么好?”吕伯伟站在穆婉旁边说道。

   “我之前在项家,是毒瘤一样的存在,不是和他们不好,除了小舅,和其他人都不好。”穆婉说道。

   “好像又有人来了。”吕伯伟说道。

   “项忠是嫡子,上面有一个哥哥,就是刚才的项波煜,还有一个弟弟,是三房生的,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姐姐,三个妹妹,还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这些人都是项家的旁支,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他们的孩子还有很多孩子。”

   “平时来往吗?”吕伯伟问道。

   “他们一直依附在项家,在项家工作,平时和项家来往的挺勤快,本家这边,大姐是项雪薇,我名义上的母亲,老二是项尚聿的爸爸,老三就是我小舅项问天,老四是项芝秋。我小舅当家。”穆婉大约地解释给吕伯伟挺。

   吕伯伟好奇了,“为什么当家的不是项尚聿的爸爸,而是项问天?”

   “项尚聿的爸爸是妻管严,我外公不怎么喜欢他,我小舅比较讨我外公喜欢,所以我外公把权势都交给我小舅。”

   “明白了,项家本家女强男弱不是好事,现在来的是……”吕伯伟问道。

   “项波澜,我外公的弟弟一家。”穆婉解释道。

   他们过来,也象征性的走走,送个礼物,寒暄几句,就离开了,本来就没什么话说,平时也不热络。

   很快,其他的人也过来送送礼,说上两句。

   穆婉才喝了一口水,手机铃声响起来。

   她看是项问天的,接听,“小舅。”

   “过来吧,大多数人都过来了,等会,我们就准备开饭了。”项问天说道。

   “好,我现在过来。”穆婉说道。

   安琪和吕伯伟跟着穆婉过去。

   酒席是在项问天那里办的,浩浩荡荡的十八桌人,请了明星过来唱歌。

   穆婉先去找项问天。“小舅。”

   项问天心情好,打量着穆婉,说道:“在我印象中,还是一个留着两条麻花辫的小女孩,一眨眼,都已经是大人了。”

   穆婉微笑。

   她小时候就比较喜欢项问天,与其说是喜欢,还不如说是尊重和感谢。

   项问天比她和项尚聿大八岁,他们上小学的时候,项问天就上高中了,不怎么在家里,但凡回来,只要看到项尚聿在欺负她,都会把项尚聿拎开,揍一顿。

   小时候的项尚聿有点怕项问天的,他们还在斗嘴吵架的时候,项问天就已经开始处理项家事务,成了被众多人巴结和仰望的对象。

   “好像真的是弹指一挥间。”穆婉顺着项问天说道。

   “坐2号桌,们都是年轻人,在一起吃饭聊天什么的,也比较有共同话题。”项问天说道。

   项问天的目的穆婉是知道的,他想帮她介绍对象。

   穆婉也不好拒绝项问天的好意,点了点头。

   “安宁夫人,不知道还认识我吗?”一个男人走过来问道。

   穆婉扬起笑容,在之前的饭局上她见过这个男人,“乌崖,我记得的名字很特别。”

   乌崖递上礼物,“的记性真好,我本来想要联系,再邀请出来吃饭,但是我要不到的手机号码,周勋不肯给我,方不方便一会加个联系方式。”

   穆婉犹豫了一下,项尚聿挡在了她的前面,“恐怕不方便,是怎么来的,有邀请函吗?”

   “项先生,我是傅小姐的朋友,不知道还记得我吗?”乌崖问道。

   “不记得,可以从这里离开了。”项尚聿冷冰冰地说道。

   乌崖看向穆婉。

   但是穆婉已经在位置上坐下了,还是背对着他们这边的。

   乌崖很尴尬,“我和傅小姐一起过来的。”

   “傅鑫优?”项尚聿拧眉,环顾着四周,没有看到傅鑫优,再一回头,乌崖已经灰溜溜的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他有些火大,坐在了穆婉的身边,阴阳怪气地问穆婉道:“看上刚才的那个男人了?”

   穆婉微微一笑,“如果看上,就不会刻意回避了。”

   她看向项尚聿,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相视着……

Copyright ©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Romangie Theme.